昨晚隔壁床的急救聲

把大家都嚇壞了

人真的好脆弱

說走就走

早上家屬們紛紛從各地趕來

人都還帶著呼吸器

家屬們居然就當眾討論著遺產的事情

因討論音量過大

護士還近來勸戒好幾次

看到這畫面

真的令人不勝唏噓

要是我是那位躺在床上的阿伯

我就能力說的話

就把遺產全部捐給孤兒院

寧可去照顧那些沒父母呵護的小孩

也不要留給這些從小照顧到大的小孩

最後竟不知羞恥到在公共場合討論遺產

連做個樣子都懶

甚至還當著阿伯的面

正個病房中

瀰漫著一股很詭異的氣氛

唯一似乎沒受到影響的是對面病床的外籍看護

他還是如往常一樣

準備著要給阿嬤吃的早餐

其實他的中文沒有很溜

他上次來幫我推點滴架時

我跟她聊天發現他很熱心

看我大部分都一個人

要去廁所時

他都會衝過來幫我推點滴架

害我很不好意思

其實他除了白天要顧阿嬤外

下午他雇主會把他載回家打掃

晚上再來照顧阿嬤

他半夜都還要起來幫阿嬤抽痰

他都沒偷懶

看了都難過

同樣都是勞工

我不相信大家會如此對待台勞

為呵她們台籍雇主就覺得理所當然

政府相關單位若不積極重視這些事務

那外籍勞工因某些因素而逃跑

這些事情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他們也是人哪

就算是機器人也有進廠保養的日子

他們連周休一日都沒有

365天處於這樣的勞動和壓力下

有誰受的了

罷了

越想越生氣

創作者介紹

Free style is my style

陳乖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